机构管理

信托业制度基础逐步完善


发布日期:2021-09-29


  2001年10月1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》(以下简称《信托法》)颁布实施。以《信托法》的实施为标志,我国信托业进入制度规范时期。

  在《信托法》实施后,2002年,《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》和《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》由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实施。

  上述三项法规的出台,确立了我国信托业的法律基础,规范了信托机构经营活动和核心业务,明确了信托机构作为财产管理机构的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性质,促进了信托业回归“受人之托、代人理财”的功能本源。2018年4月,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发布,以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监管标准,防控金融风险。信托业自此开始进入转型调整期,通道业务和多层嵌套规模不断压降,行业规模有所回落。

  《信托法》实施20年,取得了巨大的历史成就。但在信托业转型过程中,《信托法》已渐渐不能满足民众和业界对民事信托、商事信托和慈善信托的多元化需求,因此,修订《信托法》的呼声渐高。比如,在今年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肖钢从推动家族信托业务发展方面提出建议,具体包括完善信托的基本法律制度,在法律层面增加对受托人义务的规范,就受托人应尽的亲自义务、忠实义务、审慎义务、有效管理义务、保密义务等作出规定,强化受托人治理等。全国人大代表张智富提出,应尽快将修订《信托法》列入日程,修改完善信托财产登记的相关规定,明确信托财产登记的主体、内容、程序、效力等核心内容,实现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的规范化和系统化,推动信托制度基础设施的完善。

  就《信托法》是否有修改的必要性,《信托法》奠基人江平教授曾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从实际情况看,《信托法》修法的优先级和急迫性并不高,也可以说《信托法》总体不会有大的变化。”江平认为,如果修订《信托法》,需要做些增量,对过去规定比较简单或者不明确的问题,应该根据现实需求增加内容,更加详尽地明确部分内容,比如税收、民事信托和公益信托以及信托财产登记等问题。总体而言,建议从粗略式向比较详尽的方向去调整,这是有必要的。中国政法大学信托法研究中心主任赵廉慧表示,支持立法机关尽早将修订《信托法》提上日程。但是,对《信托法》修订一定要切合实际。其中,促进信托制度在商事领域的发展固然重要,而普及信托法理、信托制度在普通民事领域、慈善领域和其他社会领域的应用,造福于民,则具有更深远的意义。即使修订《信托法》,仍需要坚持其民事、商事和慈善信托基本法的定位。

  事实上,无论《信托法》是否修订,信托行业转型都势在必行。作为金融市场的主体机构之一,信托公司需要研究关注法律将如何完善修改,但在此基础上,应该更加关注如何落实资管新规要求、如何防控金融风险、如何从长期发展战略上做好准备。

  可以看到,在新的监管环境和发展背景下,信托机构面临业务转型的压力,从以往的被动管理向主动管理转变,业务重点从以往的房地产、基建、通道业务等向股权投资、标准化产品、事务管理类业务以及私人财富管理等信托本源业务转型,这对信托机构的主动管理及投资能力提出了全新要求,也带来巨大的考验。